本身校生龙活虎项973安排项目开展课题检验收下,973安顿项目

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启动会11月28日在大连百年汇豪生酒店会议厅举行。项目咨询组专家、专家组成员、项目组研究骨干;我校校长欧进萍院士,科学技术研究院、建设工程学部有关领导出席了会议。会议由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马学虎主持。

近日,由我校作为首席单位承担的科技部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课题验收会在大连召开。学校党委常委、副校长宋永臣,科学技术研究院相关负责人出席会议。会议由首席科学家滕斌教授主持。

在建设工程学部滕斌教授的办公室,墙壁上挂有一幅俄罗斯著名画家艾伊瓦佐夫斯基的名作《第九个浪头》:大海波涛汹涌,狂风巨浪呼啸而来,无畏的架船者在暴风雨中劈波斩浪奋勇前行。在赞叹勇者的同时,大师的画作似乎也有另一番寓意——海洋环境恶劣,保障海洋工程结构物的安全何等重要!
而我要采访的这位杰青和“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也与海有着不解之缘,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每一次成功或失败,都是与海浪奋力搏击的过程——滕斌教授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波浪与海岸和近海工程结构物的相互作用,非线性波浪与深海建筑物相互作用和结构物的动力响应等。  作为“973”首席科学家,滕斌教授领衔的“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项目,日前顺利获得了科技部批准立项。  又一次与“深海”的博击将要扬帆起航。                瞄准三大科学问题:战略性与前瞻性           能够在国家“973”计划中“摘牌”立项,并非易事。   滕斌教授深有感触:“可以说,具有学术研究实力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对争取‘973’计划项目都非常重视,但最终能否跻身其列,还取决于项目是否提出了具有战略性、前瞻性的重大科学问题,并有能力加以解决。”
  滕斌教授很详细地介绍了立项背景:“石油是现阶段能源问题的核心,而海洋石油则是未来石油产业的发展方向。但是,由于我国在深水工程领域的技术水平还比较落后,难以满足对南海深水油气资源开采的技术需求,因此必须大力开展深海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这是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迫切任务。”他举例说,深水海域也是海洋灾害的多发海域,仅在2004年9月-2005年9月,飓风就对墨西哥湾内的190多座海洋平台造成了破坏或严重损伤。我国南海海域海洋环境与墨西哥湾一样复杂和恶劣,且具有内波等海洋工程灾害形式,这些都将对深水海洋工程设备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说到此,他的语气有些凝重:“从南海深水工程的安全保证出发,迫切需要针对三大科学问题开展深入研究:南海极端海洋环境的工程相关特征及其模拟方法;深海平台结构系统在复杂海洋环境联合作用下的响应及破坏机理;深海平台结构服役性能监测、原型验证与安全评定。‘973’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就是要瞄准以上三大科学问题,展开深入研究,进而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它与推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息息相关,对保证我国南海石油开采安全而言,也算是一个‘大手笔’吧。”
    吹响“集结号”:优势兵力协同攻关
滕斌教授非常看重团队合作的巨大能量,他说,在“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项目下,将是集土木、水利、力学、船舶制造等多学科优势的大兵团作战。  该项目由我校牵头,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中国石油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5家单位参与,预算经费3200万元。团队主要参加者30人,其中院士1人、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4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人、教授与研究员19人。
围绕前述三大科学问题,“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项目设置了涵盖深海工程结构安全主要方面的五大课题,分别由董国海教授、周晶教授、滕斌教授、李华军教授、岳前进教授牵头组织实施。“没有多学科的融合交叉,将不可能啃下这块硬骨头。就说黄一教授吧,他是船舶与海洋结构物设计制造方面的专家,在团队中的作用举足轻重。”
滕斌教授再次阐明了协同攻关的重要性。
与国际同类研究和前期研究相比,该项目将有哪些创新和特色?滕斌教授概括道,通过研究,将建立我国南海极端环境的工程相关特征模型;建立风、浪、流、内波等极端环境作用与海洋平台系统响应的非线性耦合作用分析方法;建立深海平台关键复杂节点在腐蚀及力学要素耦合作用下的损伤机制、安全评估与寿命预测方法;建立深海平台结构全寿命性能监测、安全评定与预警系统。        胜出秘籍:有备而来志在必夺          采访中,滕斌教授反复强调了我国结构监测、控制与防灾减灾工程专家欧进萍院士,在“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项目选题凝练、策划立项等全过程中的灵魂作用:“从高屋建瓴提出问题,到运筹帷幄组织研判,欧进萍院士既是指挥员,又是参与项目的核心成员。”科学技术研究院等相关部门在项目申报协调、前期服务等大量基础性工作中付出的努力,都为顺利获批提供了保障。
“当然,我们所以能胜出,最大的优势,还是多年来在近海及深海方面科学研究取得的大量理论成果和学术积累,这些储备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项目骨干成员都在各自研究领域成果斐然。滕斌教授牵头的“港口、海岸及近海工程”2005年成为教育部创新团队,2009年7月“海洋环境灾害作用结构安全防护”成为国家自然科学业基金委员会资助的我国第一个海洋工程领域的创新研究群体。2006年10月,我校成立深海工程研究中心后,更是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连续取得一批“863”项目、国家重大专项等,在深海工程基础理论、水动力学、结构强度、防灾减灾、现场监测等学科交叉研究方面取得了重要突破。“这些积累,无疑都为这次拿下
‘973’首席奠定了坚实基础。” 滕斌教授如是说。
他还清楚地记得几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今年 3月30
日,向科技部提交申报书;5月3日得到通过初评通知;5月18日,在沈阳参加复评视频答辩;6月22日,再次到沈阳参加综合评审答辩。“时间紧,任务重,为保证项目申请成功,大家全力以赴,放弃节假日,加班加点是常事。就说对申请报告的推敲吧,都细化到了字词和标点符号。为了一页讲稿,大家引经据典,查询、翻阅大量文献资料;为了讲稿最后的美化,几位成员整宿工作,没有睡觉。”为保证顺利通过答辩,滕斌教授不知默默演练了多少遍。他回忆说,校领导、科研院组织预答辩,团队成员陪练;为了首席答辩时对答如流,团队成员准备了大量的模拟问题和答案。  据悉,2011年“973”计划9个领域和重要传染病基础研究专题共有372个项目通过形式审查,进入初评,有174个项目进入复评。经过复评和综合评审两轮答辩,最终共有94个项目获得立项。我校最终拔得两筹。
深海,汹涌澎湃,变幻莫测,极端的环境考验着工程结构的安全性能。承担“973”计划首席科学家的重任,滕斌教授感到了一种压力和责任,但他和团队的所有成员坚信,从项目启动到5年后结题,通过脚踏实地的研究,他们必定大有收获。
浩瀚的大海上,火红的朝阳已喷薄欲出。

图片 1

图片 2

欧进萍校长代表我校向与会的咨询组专家、专家组成员表示欢迎并感谢。他说,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是基于深海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既要满足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也要有赶超世界前沿的勇气,解决关键科学问题,在理论和实践应用方面取得突破,通过研究锻炼队伍。一定要有紧迫感,规划、细化好目标和内容,以及技术途径等,认真听取专家的指导意见,这是今后项目顺利推进的保证。首席科学家要发挥重要作用,带领项目组实现进而超越预期目标,为我国深海工程领域的基础研究作出重要贡献。

会上,宋永臣代表学校向各位专家在项目执行期间对项目研究工作所给予的帮助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对项目组五年来共同努力取得的丰硕成果表示祝贺,同时也希望项目全体成员能够在项目验收后继续通力合作、互相支持,力争为进一步解决我国深海工程领域重大关键科学问题做出更大的贡献。

图片 3

图片 4

专家组组长、中海石油研究中心海洋工程首席工程师时忠民在讲话中说,
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非常重要,符合国家海洋战略资源开发需求,对保障国家安全意义重大。希望项目组瞄准关键科学问题,深入研究,为突破我国在深水工程领域的理论和技术瓶颈奠定坚实基础,预祝项目按既定目标圆满完成。

科技部咨询专家白以龙院士、吕西林教授,项目专家组成员张长宽、时忠民、刘桦、陈国明、齐义泉教授,领域同行专家唐友刚、李红涛、李惠、张显库教授在会上认真审议了项目各课题总结材料、全面听取了课题负责人的工作总结汇报,并就各课题研究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讨论和交流。专家组对各课题研究工作完成情况和取得的成果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认可,认为各课题均达到了预期的研究目标,同时对课题今后的研究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图片 5

滕斌教授作为首席科学家的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以我国南海油气资源开发为背景,针对南海的环境灾害特性、表征方法、工程相关特征及其模拟方法,深海工程结构在复杂海洋环境联合作用下的响应和破坏的分析方法,深海工程结构在腐蚀及磨损条件下的性能演化机制和破坏模式与机理,以及深海平台结构服役性能监测、原型验证与安全评定理论方面开展深入研究。项目于2011年立项,由我校牵头,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中国石油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中国海洋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5家单位参与,经费概算3200万元。

973计划项目“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首席科学家、我校建设工程学部滕斌教授从立项依据和关键科学问题、主要研究内容、总体研究方案、课题设置与创新点、项目实施中应注意的问题五个方面介绍了“深海工程结构的极端环境作用与全寿命服役安全”项目。

图片 6

项目各课题组负责人分别在会上介绍了研究课题。据悉,该项目研究周期为5年,预计2016年结题。

相关文章